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明星 > 石榴姐、如花、细龟、肥仔聪——港片黄金时代见证者

石榴姐、如花、细龟、肥仔聪——港片黄金时代见证者

2018-09-24 来源:凤凰时尚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石榴姐,李健仁,苑琼丹,周星驰,细龟,电影,如花,港片,喜剧片,影视,香港,娱乐八卦

原标题:石榴姐、如花、细龟、肥仔聪——港片黄金时代见证者香港电影素有“东方好莱坞”之称,七八十年代的港片,文有许冠文、许冠杰开喜剧片先河;武有李小龙、成龙、李连杰,让功夫片扬名世界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更是百花齐放,徐克、王家卫、王晶、吴宇森等导演佳作频出,而周润发、周星驰、“四大天王”等名角更是熠熠星光;江湖道义两肩担的《古惑仔》,仙侠题材鼻祖的《倩女幽魂》、无厘头开山之作《大话西游》,部部皆称经典。

如今,这代人只有周星驰迅速转换跑道,演而优则导,开出一部又一部新电影。

而那些随他一路走来的“黄金搭档”,他们亲历过港产片最辉煌的时代,也赶上了内地网络电影遍地开花的今天,成为这个“香港制造”银幕传奇的最好见证者。

工作除了爱,还要吃得饱“皇太后叉烧,不怕你嘴刁。

”这句有点星爷风格略带“无厘头”的广告语是“石榴姐”苑琼丹在深圳的新事业,除了每年数不清的新作品以外,她投资的生发水、烧腊店,件件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。

问她假如生发水和烧腊店生意做好了,会不会放弃演戏?苑琼丹几乎秒回:“不会放弃。

我不喜欢的话,是做不了那么久的。

我不是从一开始就风生水起的,我也先问着家里拿钱过日子熬出来的。

既然为了拍戏都熬过这个过程了,为什么我不继续做下去呢。

”1982年,苑琼丹中学毕业,考取了亚视艺员培训班,在电视台“给自己找了一份工作”,对于19岁的她来说,当演员不过是为了有份薪水。

演了四年古装美女,一直不咸不淡不出位,直到《唐伯虎点秋香》,苑琼丹以“风华绝代万人惊艳的石榴姐”形象深入人心,陆续又演出了《风流少年唐伯虎》、《秋香怒点唐伯虎》、《金装四大才子》中,奠定了苑琼丹港星中“丑女”专业户的地位。

从演“靓女”开始的,直到改演“丑角”苑琼丹才算在香港影视圈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苑琼丹和李健仁第一次合作是在《武状元与苏乞儿》,当时她演一个“龟婆”的角色,两人可谓识于微时,一群人的友谊却保持了数十年。

虽然如今大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内地拍戏,但相聚的时间并不多。

“埋头苦干,不问世事”是苑琼丹对自己的总结,“我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已,埋头苦干自己的事,根本没留意到电影工业发生了什么事,香港怎样,内地怎样。

我很感恩人生做决定的时候,都遇到了好的时机。

”那年选择回到电视台拍剧集,恰逢非典爆发,大家都正为工作发愁的时候,苑琼丹天天有工开,存钱买房,适逢楼市价低;后来她决定离开香港,以大陆的工作为重,刚好又遇到了娱乐事业蓬勃的时候。

“我没有太多算计和规划,但是我很感恩自己每个决定都是在合适的时机,刚好能帮自己更上一层楼的。

”不少喜剧演员的舞台形象和现实生活中都差距颇大,并没有银幕上那么欢乐。

苑琼丹说:“我太懵了,你问我开不开心,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。

我只是努力做好每一件事。

”拍摄当天,我们安排了一个“豆腐店老板娘”的角色给她,为此,她换了三个假发才出门,“我会想一个豆腐店老板娘是应该怎么打扮的,烫什么头。

本来今天要开工就做不了这个采访了,开工我就要想我剧本的问题,怎样处理一场戏,怎样让这场戏更加顺畅,会思考很多,所以同一时间不会安排太多事情,而每一件事都会要求自己有条理地去处理好。

我也没有时间去想到底开不开心,但是我没有哭着去做这件事。

”和苑琼丹走过繁忙的九龙塘街道,不少路人认出她来,生活中的她薄施脂粉,街坊叔叔阿姨都说啊你真人比电视上美呀!对大家唠的各种“水嗑儿”,苑琼丹都亲切回应,感觉上更像离家好久的邻居遇到了“老街坊”,而不是走下银幕的明星遇见“粉丝”,油盐酱醋,喜怒哀乐,稀松日常; 她说:“我不是美女也不是明星,没有明星的光环,也不享受明星光环,我享受我的工作,也喜欢拍完一场戏的那种满足感。

这就是我要的东西。

”拍摄《欢喜婆婆俏媳妇》的时候,苑琼丹刚进组没几天,便得到母亲去世的噩耗,她当天早上飞回香港,第二天就要飞回内地进组开工。

在失去至亲的情况下还要演喜剧,真的很困难,苑琼丹说这是她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事情,需要花了很长时间去说服自己。

除此之外,多数时候她并不会遇到很复杂的情绪,“这是很现实的事情。

全世界最理想的就是,你的职业,你的爱好是能够喂饱你,与此同时也是能令你开心的。

这个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”这些年来一直演出“另类”的女性角色,苑琼丹没有想过要发展出自己的一套理论,也无法界定时至今日“表演”对她来说是一份工作,还是艺术事业,“很难界定。

你不喜欢,就不会做这么久;你吃不饱,就做不了那么久。

”挖了个鼻屎,走红全亚洲李健仁和戚美珍、梁朝伟、周星驰四位好朋友先后进入娱乐圈,周星驰是他们当中最晚的一个,李健仁笑说,“读书的时候我和周星驰是同桌,他嫉妒我靓仔,觉得‘整蛊’(粤语:作弄)我好过瘾。

”90年代初,《武状元与苏乞儿》开机,因为他们都是第一次上北京,向太特别批准李健仁以朋友身份陪周星驰去北京拍戏。

“去之前我就问他,有没有靓女的?他说当然有啊!我就去了。

”结果进组才发现女演员寥寥无几,“有一天在现场他就突然让我‘帮手’拍一个镜头,然后他很小声跟那个化妆师说:这样这样。

化完出来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特别不愿意。

周星驰就说,帮下忙啦,还有钱收的。

这就是我第一次女装扮相了。

”拿着免费机票,看了柯受良飞越长城,还收到了拍戏的钱,这“假期”真不赖,结果电影上画后李健仁女装角色意外爆红,扮相深入人心,后来王晶导演还给“她”起了“如花”的名字,风头一时无两,“十年间最受欢迎的也是我参加那几年的广告,因为观众喜欢这个角色,他们一定会笑,所以一定会记得的。

“周星驰当年的“整蛊”,成就了今天银幕经典的“如花”。

父亲是嘉禾的摄影师,李健仁耳濡目染,从小就梦想做演员,却没想到是通过这个方式“走红”的,作为基督徒,他对于这个意外也安于接纳:“我们来到世界上,都是希望给别人带来快乐的。

大家工作都那么辛苦,应该给他们带来一点快乐。

挖一个鼻屎全亚洲都认识你,这是很难得的机缘。

”香港电影一直在给观众“造梦“,李健仁回忆说:古惑仔一班,周星驰一班,这两班人是所有电影人还有影迷都还会去注意的,为什么呢?大陆的观众现在还会觉得“哇,香港这么厉害的,一帮古惑仔穿西装拿着刀去做坏事多有型啊。

”这是香港特有的电影文化,虽然并非现实生活中的东西,但至今依然有很多人会跟他说,“喂,仁哥,带我去香港去铜锣湾见浩南哥啊!”我说铜锣湾哪有古惑仔啊!但这就是电影的力量了。

《少林足球》之后,李健仁的工作重心逐渐移到内地。

如今,两儿一女长大成人,儿子高大英俊,不少行内长辈都力劝他让儿子出道,但正如当初父亲不同意他入行,试过不眠不休两三天,扛过银川零下三十度的低温,深知个中甘苦,他也让儿子深思熟虑之后再去做这个决定:“做我们这一行,断六亲,是亲戚都没得情分讲的。

进组没有回头路,当年拍《大话西游》,我奶奶走了,我都不能赶回去。

”因为85%的工作都在内地,所以只要不开工,他都会留在香港家里陪伴家人。

这些年李健仁也做过制片人,但他坦承自己更喜欢幕前的工作,“在中国,演员更受尊重”。

脱下“如花”的戏服,回归男儿本色,他与赵本山班底合作,参拍网络大电影,又通过综艺节目为更多内地观众所熟知,“汪涵在《天天向上》的节目里面跟我开玩笑说仁哥,我跟你玩这个,你名字在普通话是有谐音的,你这个‘贱人’,汪涵说了之后,中央台也这样说过一次,很多观众就记得了。

” 李健仁最近在大电视剧绝代双娇里饰演李大嘴,在近年里他一直试图转型,现在他会演出更多不同类型的角色,皇帝、老板、江湖大佬,对于网络时代的来临,他补充说,“网大给我们这些做不了主角的人做主角的机会”。

人生如戏,没什么不能忘黄一山的“入行”路径和李健仁、苑琼丹不同,从编剧改行成为演员,不常见。

他也算是香港那一代演员中少有的高学历,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期间,黄一山做了六七份兼职,从夜校到私人补习先生,到《Esquire》杂志的撰稿人,因为感觉教师工作过于枯燥,凭借不错的笔力,他投中那时风头正劲的TVB编剧岗位,由此入行。

按照他自己的职业发展规划,本来通过晋职通道,也许最终会留在电视台做个管理层,所以毕业后他甚至又报读了英国赫尔大学的MBA。

社会学专业出身,师从剧力万钧的TVB金牌编剧大师黎文卓,后来却误打误撞地因为《笑星救地球》节目组里的龙套角色“细龟”成为观众的热议对象,因而转做演员。

黄一山笑说职业习惯难改,至今他还是喜欢动手改自己的角色,像周星驰要求那么高的制作人,对他也颇为欣赏,从未有过微词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