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游戏 > 不浪费一分钟一个字 这是茅威涛的10分钟

不浪费一分钟一个字 这是茅威涛的10分钟

2018-10-28 来源:浙江新闻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茅威涛

中午11点39分。

离下午一场名为“白日梦”的朗读会,还有将近5个小时,茅威涛坐在杭州的家里,已经开始化妆。

10月27日,第六届乌镇戏剧节进行到尾声,史航经常会邀请好友参加他策划主持的朗颂会,今年在乌镇戏剧节也得以延续,名为“白日梦”。

下午4点半,第三场开始,赖声川、郭涛、刘恒、李玉、李博一一登台,每个人都有10分钟左右的时间。

电影《观音山》的导演李玉读了王朔的《我讨厌的词》,赖声川选了自己的书《赖声川创意学》第145页,编剧刘恒念了自己的作品《狗日的粮食》。

前一天,史航就在微博透出口风,这个沙龙上,“还有朋友保密”——茅威涛就是史航秘密邀请的朋友。

“有请我们亲爱的桐乡女子,茅威涛女士。

”傍晚5点52分,茅威涛最后一个上场。

她懂得1947年的那次相见这些年,在乌镇戏剧节上,我们看到了世界戏剧最前沿的作品,但关于中国传统戏曲的展现,并不多。

作为一名戏曲演员,不化妆,不穿戏服,是无法站上舞台的。

这个朗读会,每位朗读者只有10分钟,对茅威涛来说,它依旧是一次特别的舞台体验,不能浪费每一分钟,每一个字。

她要读的是丰子恺写的一篇文章《访梅兰芳》。

这篇文章很有意思,没有出现在《缘缘堂随笔》中,而是刊登在1947年6月6日至9日的《申报·自由谈》上。

为什么选这篇?“梨园里有句话叫‘乾旦坤生’,我与梅先生,一个是越剧女小生,一个是京剧男旦。

我又与丰子恺先生是同乡,他写下这篇文章时,梅先生56岁,我今年也56岁,所以我觉得冥冥之中有种缘分在。

”茅威涛说。

很少有女艺术家敢在一个公众场合,敢于暴露自己的年纪。

茅威涛却敢。

她还讲到了丰子恺和弘一法师的故事。

“当李叔同成为弘一法师时,社会上一片哗然,猜测他为什么要出家。

当时,丰子恺写了一篇文章,大意是,人生就是一个三层楼,有的人住在一楼,为了温饱,有的人住在二楼,为了艺术、精神。

弘一法师强大的‘人生欲’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,于是爬上三楼去,那里是哲学和宗教。

”“知师莫如徒啊!”茅威涛感叹了一下,“那么,丰子恺先生作为粉丝,作为戏迷,现在叫爱豆,他眼里的爱豆是怎么样的呢?”她念起了《访梅兰芳》。

她不容自己有一点误差时间再拨回昨天中午,茅威涛的梳妆台,放着一纸稿子,她对《访梅兰芳》做了一个删减版,怕读错的字,都一一注了拼音。

“无常迅速,人寿几何,不知梅郎有否重上氍毹之日,我生有否重来听赏之福!”《访梅兰芳》里有个词“氍毹”,原意是“地毯”,古代演戏地上多铺地毯,所以也用“氍毹”代指舞台。

作为梨园中人,茅威涛对“氍毹”一点不陌生,过去也用过很多次,但她还是标注了出来。

怕拼音不准确,她还在拼音旁写下了中文谐音“渠书”。

梳妆台前,三面专业化妆镜环绕着她。

茅威涛年轻的时候,要照无数次镜子,有时候还会对着镜子“自恋”一番:我为什么那么帅?镜子旁边,一条马鞭,工工整整地放在架子上,这是茅威涛要带去朗读会的秘密武器,行话叫“马趟子”。

“刚才在朗读中,丰子恺谈到京剧的精妙之处,“骑马只要拿一根鞭子,开门只要装一个手势”。

我想借这个机会,给大家表演示范一下。

为了短短的2分钟演示,她在前一天晚上专门请教了浙江京剧团王小军老师的先生、工武生的朱老师。

朱老师恰巧参加完同学会,深更半夜录好视频发过来,“不能让茅毛做出来的活儿不漂亮。

”茅威涛是小生,表演不需要马鞭,作为小时候坐科时的基本功,她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碰马鞭了,“不能有一点误差。

”她用一根马鞭,表演了上马,下马,又用帅气小生的方式,表演了开门,关门。

史航若有所思:“茅老师拿着马鞭给我们表演了上马登程,特别令人难忘。

明天戏剧节就要结束了,我们每个人都要上马登程。

但世界是圆的,希望我们还能重逢,在乌镇的街道上,在我们都喜爱的舞台上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