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财经 > 创投人物 > 券商研究生态变异:从桃色名利到内幕资源大比拼

券商研究生态变异:从桃色名利到内幕资源大比拼

2020-09-24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据业内人士称,新一届的新财富投票已在9月23日下午结束。

不久之前,新财富发表了题为《客观独立、诚实尽责、廉洁自律、公平竞争》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公约。

其实,今年的评选工作从8月就开始了 ,卖方的拉票活动已早早地展开。9月初至9月中旬,多家卖方举行了金秋策略会,俨然一个大型拉票“修罗场”。

在各方粉墨登场的策略会上,分享的观点可能并不十分重要,重要的是请到了哪家上市公司的哪位高管,策略会的规格——各种的闭门交流中的公司份量。

在2018年因桃色新闻引起大面积舆论风波,后被监管叫停的新财富,和两年前的画风有些不同——露骨的桃色新闻少了许多,看起来似乎开始一本正经。

名利局面和美女团队的露出少了,而票还是要拉的。只是拉票的方式有点不同。画风悄然转变之下,券商研究的生态也在发生着惊人变异。

长春高新“交流”事件——券商比拼变异的折射

9月14日,“药中茅台”长春高新吃了一个直线跌停,市场一片哗然。

大跌的原因,是一份有关第二大股东金磊的参会的会议纪要流出来,里面提到的关键词包括“减持”、“业绩展望下滑”等内容。其威力之大甚至让部分机构资金都开始抢跑。

之后,市场开始质疑金磊的交流算不算违规、是不是内幕信息泄密。

随后,深交所给长春高新发函问询。9月22日晚间,长春高新进行了回复,对市场上的各项传闻进行了说明。

长春高新的解释包括:1)通过金赛药业这一企业的单一盈利预测情况,市场不会直接推断出长春高新对应期间的相关业绩;2)“7月份同比下滑”,指的是“新患入组人数的下降”。市场对会议纪要的内容有误解;3)“明年纯销25%”是指销售统计口径的收入,而非净利润,这一点市场也产生了误解。

但是,那个周末,金磊和谁说了什么、为什么会这么说至今仍是未解之谜。

据业内人士称,9月14日前的那个周末,有两家券商团队邀请了长春高新的“内部专家”交流,一家是东吴证券,另一家是中泰证券。

一场线上、一场线下。据公开消息,流传出的那份纪要是东吴证券的。

据法律法规,金磊算得是上市公司内幕信息的知情人,而他在交流会上到底交流了多少,外界不得而知。

有参与长春高新交流会的买方说:“流出来的那份会议纪要记得有问题,金磊在会上说的和流传出来的纪要里是两个意思。有些数据不是网上传的那样。不过,上市公司来交流的人可能也不是很懂资本市场,有些内容交流得确实也不太合适。”

实话实说,能请到金磊交流可并不容易,这正是体现一个卖方团队人脉资源实力的关键,明星上市公司与买卖双方交流并不是常见的事。

邀请到金磊调研交流的两个卖方团队是东吴证券的朱国广团队、中泰证券的江琦团队, 这两个券商的研究团队在负责覆盖长春高新。

其中,朱国广是东吴证券研究所联席所长,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。其带领的医药团队,曾在三届新财富评选中入榜前五。此外,还获得了2015年水晶球医药行业第一名。

在这个时间节点组织电话会议,难免让人猜测有为新一届新财富拉票的意思。

只是,这次本为了凸显人脉的拉票行动,不想以会议纪要误记并流出、长春高新股价大跌被问询而仓惶收场,不知道两个团队是否还有机会在今年的新财富评比中争霸。

王府井的内幕交易——券商利益掮客魅影

7月份快速崛起的牛市,以免税概念股打头阵,而这其中,则又是以王府井为旗手。

王府井的股价最早启动时间是在五一假期之后,此后一路上涨。在涨了足足一个月后的6月9日晚间,王府井公告拿到了免税牌照。此时,公司股价较启动前已经实现了翻倍。

9月18日,证监会通报了吴某某等人涉嫌内幕交易“王府井”股票案的情况。证监会称,吴某某等人在重大事件公告前获取内幕信息并大量买入“王府井”股票,获利数额巨大,涉嫌构成内幕交易。

但是,吴某某们作为买方,他们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呢?

拿消息的人查到了,证监会却还未通报给消息的人。至少到目前为止,王府井没有相关人员被证监会立案。

让人关注的一个线索是,5月19日,雪球APP显示,一篇《【天风商社】保持理性,客观看待》的文章明确指出免税牌照消息。

其中称,“首旅集团(王府井)存在申报免税牌照的可能,但需财政部审批,过程较长且存在较大不确定性,如若成功,上市公司基本面会产生较大变化,静观其变。”

该文章一直遭到天风证券的否认。

但吃瓜群众要疑惑了:如果不是天风证券写的,那“有心人”以天风证券的名义将这个消息放出来做什么呢?知道消息的人,安心持有,并等待后续公告落地,不香吗?

覆盖王府井的团队是天风证券零售组。从可得的研报来看,零售组自2019年末开始推荐王府井,推荐的逻辑主要是“股东增持、低估值值得关注”、“奥特莱斯成为新的增长点”。

零售组的首席刘章明,同时兼任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,也是新财富奖项的获得者。除了天风证券本身以服务在市场上闻名外,刘章明也在买方中获得较多的认可。

至于这次王府井的内幕信息泄露事件,无论如何,既然证监会查出了内幕交易的买方,要查出消息的流出方也是指日可待。券商是否也参与了内幕消息的沟通,有待监管结论。

服务化下券商独立研究的扭曲

近期发生的事情,让有些买方打趣:“往年新财富拉票靠艳照,今年靠内幕。”

有持有投票权的买方在社交软件上称:“今年的投票提名基本都按照上半年的派点排名来的,简单透明一些,也是对平时努力的兄弟们的尊重。如果票都给了临时送卡打招呼拉关系的人,怎么对得起平时认真服务我们,把资源倾斜给我司的卖方团队。”

没有强调研究,强调的是平时的服务和资源倾斜。

尽管在公开演讲中,仍有不少研究所所长强调做好研究,但跟拼资源、服务的研究所相比,至少在这场新财富角逐中,劣势尽显。

不少研究所所长公开宣称,扎实的研究才是卖方的立命之本,但一线工作的分析师们显然不这么认为。

“今年我们没报新财富,报了也没用,我们所长是真的强调研究,跟有些券商最近连续组织的买方lsquo;豪华rsquo;交流会完全没得比。”沪上某券商研究员称。

初入职场的新人如果进了一个一心想问鼎新财富的团队,能在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蹭上新财富的奖杯,无疑是一个好的起点。这意味着年轻的研究员在未来的升职、加薪、跳槽都会更有机会。

但研究所所长及行业首席的价值观和发展方针,则又对每个年轻人的职场生涯起点起到关键的作用。

有人试图固守住研究的“初心”,但有人试图通过资源、服务来在行业中切佣金的蛋糕。相比而言,研究是“坐冷板凳”,资源、服务是快速入围的方法。

对于想要坚持“初心”的所长们来说,不仅面临同业“资源式”打法的逼迫,也要面临团队中年轻人自下而上的“抱怨”压力。

“我也知道所长和首席坚持做好研究是为了我们好,对我们练扎实基础功有用,但是一线城市生活压力这么大,眼看着研究能力比自己差的同行,像销售一样做好服务就能拿到比较可观的派点(更多的派点意味着更高的奖金),谁又不动心呢?”一位初入北方某券商的分析师称。

服务型研究所某些热情在消亡

服务型的研究所,让一些想做研究的分析师感到沮丧。毕竟,上述内幕消息及“擦边式”内幕消息、邀请到重量嘉宾交流,都是迎合买方的数种服务之一。

这样的导向即成了“人情关系的回归”,也即意味着,“搞定人”、有消息事半功倍。一些从业多年的分析师已经对这个行业打起了“退堂鼓”。诚然,他们的成长期正值研究所的“黄金年代”,现在也有足够的物质基础让自己安心做研究。

9月初宣告从东方证券离职的化工行业首席分析师赵辰,在公众号上发布公开信称,他将从工作10年的卖方岗位离职,转向买方岗位。

“不得不说的是随着卖方竞争日趋激烈,研究越来越走向服务化也是大势所趋。而我对此确实既不适应也不擅长,所以也就不想再勉强自己了。”赵辰在公开信中说。

赵辰一直强调自己热爱研究,发自内心地喜欢这样的工作,过去十年东方证券研究所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氛围。但是,言谈之间,赵辰却表达出行业“服务化”的趋势,以及自己对“服务化”的不适应。

“未来东方化工团队将由倪吉、万里扬和杨奇负责。他们的能力都很强,以前大多数报告也都是出自他们的手笔。我相信他们接手只会做得比我更好。对于这三位小伙伴,我一直都挺愧疚的。扪心自问,作为组长我算是一个好人,但却不是一个好老大。这些年既没有给组内挣得什么荣誉,也没有对他们的成长起到过研究之外的更大助力。因此也恳请各位买方朋友以后能够多多支持倪吉他们的工作,对此我将万分感谢!”

——“没给组里挣得什么荣誉”、“没有给团队的成员研究之外的更大助力”,赵辰似乎暗指自己未带领团队连年问鼎新财富,在人脉和一些“行业游戏法则”也未给入行的年轻人有过多助益。

离职之余,赵辰作为一个老研究员对卖方生态的惋惜尽显。

被服务的买方:有人欢喜、有人恼

以上述内幕消息为例,参与投机的买方当然开心。毕竟,更好的服务=更快、更多的消息=更好地获利。

但对于不愿投机的买方来说,这是在破坏市场的游戏规则。

“服务,意味着少了研究。券商作为卖方,独立性变少、抱团性增强,消息lsquo;勾兑rsquo;之风逐渐增长。”有买方投研人士感慨。

“以长春高新的交流会为例,是常规调研还是券商提供的特别服务?如果是调研,上市公司为什么没有发相关的调研公告?如果是券商提供的服务,那抢跑的人到底知道了什么消息?从结果上来看,这次行为确实出事了。”上述买方投研人士称。

“抱团”的恶果在康得新身上展露得一览无遗。

在康得新财务造假最终被揭发之后,有买方投研人士发朋友圈感慨:“这票可是坑了买方化工研究员好多年,4年多功夫,一路造假一路涨,一度成了化工第一股,多少前辈研究员一路抗争一路被虐,前程都毁了hellip;hellip;记得5年前第一次去他家调研,董事长慷慨激昂,天马行空绘蓝图,明年我们业绩增长35%,钟总说话向来说到做到,做账的当然说多少做多少hellip;hellip;他的布局,没有一个可兑现性,不造假怎么做?”

但是,也有人曾长期看好康得新。时任兴全社会责任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的傅鹏博,从2011年Q3持有康得新,一拿就拿了7年,直到2018年Q3都还在康得新前十大流通股东里。

部分吃瓜群众会说,基金管理能力优秀如傅鹏博,还不是踩了康得新的“雷”?

但吃瓜群众却忘记了,康得新于2018年5月收到深交所有关其2015年-2017年经营数据的问询函,逐渐拉开了财务造假的序幕。而看好康得新的傅鹏博早在2018年3月就从兴全基金离职,吃到了康得新的上涨后,以完美的收益率离开兴全社会责任基金,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。

吃瓜群众又怎么会知道,当初康得新已经被业内质疑的时候,傅鹏博为什么还是坚定看好呢?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